12Rreads资讯
企业管理第一媒体

管理核心:最大范围地激发他人的善意

笔记君邀您,先思考:

管理中,如何激发他人的善意?
怎样从不确定性中获益?
创业应该辞职创业,还是应该脚踩两只船?

这几天我一直在讲领导力的话题,唐兴通老师问我:江湖都传闻,樊登读书会肯定有个特别厉害的管渠道的人,把全国的渠道都做得特别好,所以线下活动做得非常好。我说,老唐你说的是谁?我不认识这么一个人,我们这没有这么个人。

一、要打造明星的团队,不打造明星的员工

我曾经讲过一本书《危机领导力》,书里有一条非常重要的原则:要打造明星团队,不打造明星员工。一群明星员工集结的团队未必是一个优秀的团队。

比如在悉尼到霍巴特的船队比赛中,最牛的团队是拉里·埃里森的船队,他雇佣得过冠军的人组成团队,结果这个船队半路就退出了,反而是小小的“AFR午夜漫步者”号团队获得了冠军。樊登读书会就是这样的感觉。

有人说要挖我们的员工,我说快来挖吧,那说明我们的员工有价值。甚至你不来挖我们的员工,我自己都会对员工说:你想到创业的机会了没有?你有没有创业的想法?如果一个员工跟我做了很久而没有创业的想法,那么他想干嘛呢?

因为我觉得,让一个员工给你打一辈子的工是一件非常残忍的事。

你给他一个月3万块钱工资,你觉得够多吗?其实够了。北京哪有那么多工作能给3万多块钱,但是他能在北京买得起房子吗?买不起。如果你真的希望你的员工得到成长,不要自私的把员工视作自己的私有资产。

自私的巅峰是亨利·福特,他说过一句话:我只需要一双手,为什么还要多一个脑袋?

但是,我们的员工不是一双手,我们的员工是带着脑袋来的,所以我不会鼓励我的孩子、我的朋友踏踏实实地打工一辈子,我也不会鼓励我的员工这样做。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,这是樊登读书会这个组织焕发活力的原因。

我们“双11”这三天干什么?做了个“买一赠一”的活动,不但可以自己用,还可以送给别人,我们到现在的战果是:已经有20万人入会,所以我预期这一次“双11”,我们的销售额应该破亿。

最得意的不是我们赚了一点钱,而是这个活动我连一次会都没有开过。我都没有问过任何关于这个活动的细节,我就只负责在北京待着,替他们转发二维码,编辑文案。

这个还不算什么,更重要的是我们的CEO竟然也不在上海,在美国陪老婆生孩子,根本没有管过“双11”的活动如何去做。

我们就是这么一个奇葩的公司,但是,我们的小伙伴就能把活动做起来,甚至没有人告诉我,谁是主负责人,我们的团队也不会问“‘双11’的功劳记在谁头上”这种问题。没有负责人主抓这个活动,但是一群人不停地加班。

二、管理核心:最大范围地激发他人的善意

为什么能做到令老板感动的状况?

因为有一本书引导着大家,叫《可复制的领导力》。真的不夸张,我所做公司用的方法,全部来自于我自己的学习。我没有创业经验,这是我第一次创业。

德鲁克说过一句特别重要的话:管理最重要的核心,是最大范围地激发他人的善意。

所以,我想请问大家,如果你有一个小团队,手下有一个队伍要带的话,你反思一下:

你所做的一切究竟是在不断地激发他人的善意,还是在不断地挑逗他人的恶意?

有很多的公司做着做着,员工都恨老板,都想少干点活,多拿点钱才划算。

怎么激发他人的善意呢?

创业最重要的是你相信自己能够成功,这一点很重要。

大量的人把自己束缚住了,觉得自己就不适合干这件事。所有人都有机会成为一个有钱人,当你能够激发每个人相信自己身上有潜能的时候,你才能够发自内心激发自己的善意,而不是把他们当成你的延伸或者是工具而已。

三、反脆弱原则之一:从不确定性中获益

1.从不确定性中获益

今天讲讲《反脆弱》这本书,樊登读书会本身就是一个反脆弱的典型。

什么叫反脆弱?

我把一个玻璃杯摔在地上,玻璃杯摔碎了,玻璃杯是脆弱的,那和玻璃杯相反的是什么?脆弱的反面是什么?是坚硬吗?那我把一个铁球扔在舞台上,铁球没有摔碎是坚硬吗?铁球受益了吗?没有。铁球中间是不变的,摔了也不变。

玻璃杯摔了以后变碎了,在不确定当中受损了,那么反面是什么?它的反面是在不确定当中受益,而不是在不确定当中不变。做到不确定当中受益,这种能力才叫做反脆弱。

我跟周鸿祎聊天,问他觉得3Q大战谁赢了?周鸿祎说,双方都赢了,我们两家企业都具备超强的反脆弱能力。

腾讯的反脆弱体现在哪儿?当马化腾发现二选一的时候,竟然很多网民选择360,怎么搞的,大家恨我吗?3Q大战一下子把马化腾给打醒了,老让别人怕你不是一个好事,所以他重新改变了策略,提出了半条命原则——我们只留半条命,把另外的半条命交给合作伙伴。

他们开始投资,京东“双11”挣了这么多钱,腾讯是最大的受益者,因为它占了33%的股份,是第一大股东。腾讯投资滴滴,也是第一大股东。

腾讯从过去一个帝国转型变成了一个生态。变成生态以后,谁都不怕他,甚至希望腾讯可以投资我,帮助我一块成长,这个就是腾讯反脆弱的表现,一个坏事让它变得更加强大。

360也一样,因为3Q大战,周鸿祎差点被抓起来了,但是事情结束后,他的知名度暴涨,江湖地位上升。

双方都受益了,这个就叫做反脆弱的能力。

所以,一个人到底能不能赚钱?不在于你读过多少书,不在于获得什么学位,而在于你是否具有反脆弱能力,这个很重要。你读的书越多,越妨碍你赚钱。
曾经有个苏联-哈佛体系,认为一切东西皆可算,把一些东西算得特别精确,只要按照KPI的指标算推动下去,这个公司就一定成功。但往往人算不如天算。

2.达尔文优胜劣汰指导实践

这个世界最早的亚里士多德的价值观已经过去了,后来到牛顿价值观。

牛顿所做的机械式的架构非常精密,绝对不允许出错,导致的结果就是损耗。这个损耗在组织里面的体现就是官僚主义、效率低下,任何封闭的机械组织,都会走向能力下降,达到崩溃,达到平衡的方向。在一个组织里面,平衡意味着死亡。

达尔文认为这个世界是优胜劣汰,遗传变异带来的。

机器人为什么比人可怕?因为人类的迭代很慢,需要几十年,没有办法。而机器是以每秒钟进行的,阿尔法狗一代把人吓坏了,阿尔法狗二代更可怕,直接把一代干掉了。

达尔文认为所有的复杂都是自下而上的产生,而不是自上而下的。樊登读书会就是我受达尔文的启发,发展起来的。

我见过的很多创业者,刚开始拿到项目的时候,最喜欢做的一件事是考虑:

我先磨合一下,先把样板做出来。我先把北京店做好,北京店如果做好,我就去开上海店,如果也成功了,我在二线城市试一下,二线城市成功了,就不得了了,我就全国开始加盟。

但是,往往还没有到二线城市的时候就死掉了,甚至很多公司都撑不过北京上海的阶段,这种想法就是牛顿式的想法。

樊登读书会一开始做的时候,连个APP都没有,只有一个公众号,那时我就开始发展代理商,然后就有人签了广东代理,后来厦门签了,陕西签了,我们自己一个分会都没有做。

我们公司除了我是70后,剩下的小伙伴都是85后、90后,都是小孩,没有任何人有成功的经验,没有人有过卖东西的经验,都不会卖东西,所以你要让我们试一个上海分会,试成功了再做,那我们肯定死掉了。我们决定把代理权放出去。

有个提醒,放代理的时候,切忌不要先放两个试点。如果这俩人碰一块,问你挣钱吗?你说没有挣,他说我也没有挣。那就坏了,这个产品不行,就不做了。

我们一次放30个试点出去,有人说没赚钱,那就去30个里找找,有没有赚钱的,只要有赚钱的,就可以学习人家的方法了。把不赚钱的推给赚钱的,这个跟达尔文的思想是一样的,优胜劣汰。

3.系统的稳定性是建立在子系统的不稳定性之上

《反脆弱》里面有一个重要的原理:系统的稳定性是建立在子系统的不稳定性之上。

如果想让公司做得更好,非常重要的一点是,你能不能把每一个员工身上的核能释放出来?你的员工每天是死气沉沉的,忍受一样的度过工作的时间,熬过一周又一周。还是每天迫不及待,想我今天到底能做点什么?

在樊登读书会里面,我每次去上海,就问一件事,最近有没有10倍增长的可能?难道老板想钱想疯了吗?

我为什么要问10倍的增长?因为分分钟都有可能产生10倍的收益。靠勤奋,天天加班只能达到20%到30%的增长,10倍的增长才能带来彻底的变化,这里的颠覆,这是反脆弱一个特别重要的意义。

为什么反脆弱这么重要?核心是我们对这个世界长期都存在一个误解,我们过去受到的教育,都认为事情是线性的。

我爸从小跟我讲,利润有多高,风险就有多大。所以,我爸的原则是一概不羡慕有钱人,因为他利润高,承担风险就大。我爸唯一买过的理财产品就是定期5年。

有一天老爷子叫我过去,和我说,咱们家有一些财产,跟你说一说,我在银行租了一个保险柜。他带我到银行,打开保险柜,里面有一张存单,我爸攒了一辈子,一共50万积蓄。

我特别心酸,我爸从80年代攒到现在,攒了50万,如果早点把这个钱花了的话,说不定我们家有点财产,50万现在在西安一室一厅都买不到。但是老爷子就相信不要投资,一分利润一分风险。

如果这个世界风险和利润成正比的话,那么这个世界就不可能有钱人,所有的有钱人都回到原点,这叫做回归均值。

为什么这个世界上那么多有钱人?巨无霸是特别值得投资的,因为巨无霸都想明白了,像腾讯、阿里这样的机构是不会做一个机械型组织的。

海尔股票一年涨了70%,为什么?海尔改革的方向就是把所有的公司都包给员工,经营体,你觉得干得不错,给你干,给你股份、给你融资,海尔控股,他们孵化了几百个这样的经营体。海尔这样的传统公司也意识到不能做一个自上而下KPI这样的组织。

大型组织最大的问题就是脆弱性变得极强,越复杂的组织脆弱性越强。如果樊登读书会真的有一个特别厉害的人做渠道,那我们的脆弱性很强,这个人一旦被挖走,我就完了。

好在我们没有,即使我们的哪个城市会长被挖走了,没有关系,因为我们的团队根本不来自于某一个厉害的人,来自于生态的竞争。

反脆弱的前提要相信物种的进化。

AI也是这样,不是人输入程序让它做,是它自己不断地迭代,把两个很优秀的母体,这个拿一半,那个拿一半,结合起来形成一个新的个体。运行一段时间,又拿出一段,跟人生孩子是一样的东西,不断地迭代,变得更强,那个力量是人类无法控制的。

四、反脆弱原则之二:非对称性原理

怎么赚钱?就是在人生当中寻找低成本,带来高收益的交易结构。这一辈子遇到几次就够了。

创业就具有非对称性,具有反脆弱能力,打工就有极高的脆弱性。我们从小到大读书,读了最好的小学,最好的中学、大学,读完以后,梦想就是能够找一份稳定的工作,到国企,到事业单位,那个是最危险的。

你们有没有见过一个50多岁想上副厅没上去的人,退休之后那种郁郁寡欢?为什么这样?因为除了这件事之外,没有别的追求。他一旦退下来,除了当官别的都不会,他的人生的脆弱性极强,所以导致他经常会面临这样大的失落。

如果一个商人一辈子的目标就是挣钱,那失败了就很容易跳楼,因为他所有的赌注都押在挣钱这一件事,这就叫脆弱性极高。

怎么样把你的反脆弱性提高,在不确定当中受益?

做一个全向度的人,而不是一个单向度的人,孔子讲:“邦有道,则仕;邦无道,则可卷而怀之”,就是杠铃式的配置。

创业应该辞职创业,还是应该脚踩两只船?

脚踩两只船是成功的不二法门。

沃顿商学院一个教授专门研究创业成功的大企业家,发现这些人几乎都是脚踩两只船创业的,一边上着大学一边搞创业,这个单子如果拿下来就干,如果拿不下来,接着读书去。

我做读书会时,在大学当老师,一个月挣6千块钱工资,我一直都不辞职,一直干到读书会的年收入超过5千万,我才依依不舍地辞了这份工作。

我们真的就那么爱占便宜吗?不是,只有当你能够杠铃式配置资源的时候,两边都有力量的时候,你才敢做真正创新的事情。

大量的企业十几年都在原地踏步,是因为这个企业是老板的命脉,没有这个企业老板就死了。所以,要创新,老板说不行,分一块业务出去也不行,不敢做任何的创新性的事,因为这个是要命的。

我做这个读书会损失了什么?最大的损失就是学校觉得工作不认真,不能评教授,我知道这个底线,我的损失很少。所以,“我们失去的只有锁链,得到的是整个世界”,这个就是非对称的。

把非对称性搞明白,会发现这个世界上充满着非对称性的机会。

那一辈子就干一件事,匠人精神是脆弱的还是反脆弱的?

反脆弱的。

匠人精神真的是反脆弱的,因为他追求两样东西,如果赚了钱很开心,我是一个成功的匠人;如果没有赚钱,我很享受这份工作。

所以,人最痛苦的事是只把工作当做谋生的工具,你连那一份享受都没有,所以会觉得好脆弱,因为今天没有涨工资,因为今天没有发奖金,根本没有看到工作的意义。当你看到这份工作可以谋生,又可以看到给社会带来意义的时候,你就增强了自身的反脆弱性。

读书跟挣钱无关,但是读书跟幸福有关。挣钱主要来自于你的智慧,你愿不愿意相信自己能够赚钱。

读书会如果做完蛋了,整个读书会全部跑了,剩20个会员能不能干?照样干,我就改成精品的。别人都追求大,我不追求大,我一辈子就教20个牛的学生,人生也是一样的。

所以,当你发现你两头都行,不论这个世界更好,还是更不好,都没有问题,都挺好的,这个就是最好的。

你必须在你的人生当中学会杠铃式的配置资源,千万不要相信这个世界是线性的。

打工就是线性的,每个月挣这么多钱,就是工资,没有希望,而且也对你的老板不负责,你等于是你老板的成本,你要想办法去创业。

混沌大学现在都一样,都是知识付费,喜马拉雅都是知识付费,我都特别开心,我把我的经验告诉大家,我没有任何保留。

原因是我从来不认为我们必须依靠一些秘密活下去。樊登读书会没有秘密,我们依靠的是不断的学习、创新和激发每个个体的能量。

我们的每一个员工拉出来,将来都有可能比我做得更好,这是我所相信的,所以我们才能够焕发出么大的活力。

那面对竞争呢?假如我是派拉蒙,我们会不会希望全世界只有这一家电影?不会,这只是一个小产业。

我们最大的敌人是别的知识付费产品么?都不是,我们最大的敌人是王者荣耀这样的产品。

打磨产品最重要的是卖给他,不卖给他,打磨出来的都是骗人的东西。自己打磨的东西拿出来一卖就知道行不行了,0到5千猜一个数,很难猜到,但是如果改一下规矩,你猜一个数,我告诉你低还是高了,你就10分钟就猜到了。

为什么突然变化这么快?因为有了反馈。我给了你反馈,你就能够很快地找到那个点。

那什么才是好的反馈?千万不要拿一个东西送给周围的同事朋友,请他们提意见,要有真正的市场反馈。虚荣性指标没有用的,真正有用的东西是他有没有花钱,用完之后有没有推荐给别人。

我见过无数的人产品不卖钱,就是喜欢搞搞搞,试试试,把自己的房子卖了好几套了,就是不挣钱。

因为我们总是喜欢干自己擅长的事,研发人员创业最难成功,就是总想做自己擅长的事。

很多人的内心当中根本就排斥赚钱这个事,内心根本就不愿意成为一个有钱人,不认为自己可以赚到钱。你要相信有钱是件好事,这个世界根本就不靠慈善推动的,是靠商业推动的,商人是非常重要的。

如果是真的不愿意做销售的事,那就找一个做销售的合伙人,要不然要突破自己,你不做,你永远不知道客户真正的需求是什么。

我现在讲的跟一年前讲的完全不一样,因为我天天读书,我每天都在学习,我成长的速度我自己都害怕。

希望大家每天都成长,谢谢大家。

  • 作者:樊登,樊登读书会创始人,原央视主持人。
  • 内容来源:2017年11月12日,樊登读书会&一书一课北京分会主办的领导力高峰论坛暨一书一课产品发布会,樊登老师带来《可复制的领导力》主题演讲。
喜欢 (0)
分享到:

评论 抢沙发

登录后发表你的伟大言论!

立即登录  

成就高成效,实现管理能力快速提升,12Reads系列管理培训教材全场2折起! 立即购买 PURCHASE NO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