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Rreads资讯
企业管理第一媒体

得道:企业家与商人的区别

企业家的“得道”,就是用规范的商业行为,用制度来代替商人的“混世”。

  中国从来不缺商人,战国时期的吕不韦,以全部身家换来了秦国,可谓商人的最高段位,到后世的邓通、沈万三,都是富可敌国的大商人。近代的胡雪岩,更被誉为红顶商人的楷模,受到无数商人的膜拜。

  但是,中国是一个缺少企业家的国家。 在当今世界中,犹太人被公认为最会经商的,但是,有关人士进行了统计,发现有人统计,全球华人拥有的财富总和已经远远超过了全球犹太人的财富总和,但是犹太人中已经出现了众多巨型企业。与此相反的是,世人但知中国有商人,如浙江商人,广东商人,福建商人等,却很少提到中国有企业家。在西方,别人只知道张瑞敏,在日本和韩国,只知道倪润峰。

  记得在一次采访中,阿里巴巴CEO马云对记者说,我不是商人,我是企业家!企业家已经超越商人而变一种图腾,商人与企业家,到底有什么区别?

  个人财富VS企业价值

  追逐财富是商人的天性,追逐利润也是企业的天性。但是,商人与企业家的区别在于,前者是以个人在财富上的成就为成功导向,而对于后者来说,财富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一个开始。他们有一个更大的,超越自我的企业目标和价值。

  在一些成熟的商业国家,曾经产生了很都自觉的企业家,当他们决定从商的时候,就已经决定走一个企业家,就如当初的比尔盖茨,他一开始创业,似乎就已经把让千万人都用得到电脑软件作为目标,再如山姆,沃尔顿,他发誓要建立一种既便利又廉价的商业形态,沃尔码成为他这一理想的道具,而不是相反。

  在中国,除了少数有民族情结的企业家从一开始就立足于建立民族工业外,多数企业家似乎都走过了一条商人的道路。早期的商人,很多人都负担着通过致富而改变自身和家庭命运的使命,特别是对于那些出身于社会底层的人来说更是如此。当年的年广久,就是一个从穷得叮当想的光棍起家,到成为瓜子大王。我所认识的很多珠三角的企业家,在其初期,也都有类似的经历。

  当他们掘到第一桶金的时候,便开始分化,这个时候,那些看透而不看破财富的人,便有了更大的追求,开始考虑自身以外的意义,于是,便有了新的追求,成为自发的企业家。

  笔者的老家是将军县,很多山大王出身的将军讲到自己的成长史时总是说,刚开始打砸抢的时候,只是一般的绿林好汉,可是当有一天参加了共产党的军队,为天下老百姓流血的时候,才成长为革命者。才有机会成将军。否则,可能只能当一辈子山大王,直到被剿灭。从商人到企业家,也存在这么一个飞跃。

  可惜的是,在中国,有强烈使命感的企业太少,多数CEO只是小富即安,他们经商的最初目的达到后,缺少一个更大的目标,个人的满足很难以激发更大的前进动力,企业便做不大。于是,在中国可以看到很多CEO,很多商人,但是,却少见到企业家。

  可口可乐说,我们为世界带来快乐。可是,问一问中国企业,有几个是带着纯粹商业以外的目的?纵使进入世界500强,那本身也是一种外在的象征,而没有解决本质问题:企业存在的本身目的是什么?

  颇令人回味的是,当健力宝第二任掌门人张海被刑拘后,人们对健力宝前后两个时期进行了对比。在同一企业对比两个划时代的两个人,或许比不同企业更有意义。

  李经纬时代,健力宝员工被人羡慕,三水市政府税收充足

  张海时代,健力宝员工沦落为街头摩托拉客仔。

  或许,这个结果从一开始就已注定。李经纬是企业家,而且是一个很有民族情结的企业家,而张海是商人,他的聪明和智慧在于资本。

  对于财富的态度,也是商人与企业家的区别。在珠三角,很多企业家都在生活上非常平凡,简约,并没有把财富当作炫耀的资本,也没有把它当作个人享受的基础,而是投入到自己的事业中。万和的卢楚隆每天如果没有特殊应酬,都会在员工食堂吃饭,希望集团刘永好也曾经说过,他穿的衣服从来没有超过300元的。

  而很多商人,则把财富当作炫耀富有,追逐享受的工具。当年德隆帝国倒塌的时候,很多人都不感到奇怪,因为德隆的很多高层名声在外,他们出入高档消费场所,香车美人,一掷万金。有人甚至说,德隆不倒,天理难容。 张海在被捕前一晚,还与几位朋友享受了价值4000元的丰盛晚餐。当商人的财富完全用为个人时,便注定了无法致远。

  当一个商人为个人财富而奋斗的时候,他只是一个小商人;

  当一个商人说,我不做大,兄弟们便没有饭吃的时候,他是一个大商人,外加江湖大佬,但还不是企业家;

  当一个商人为某一长远的理想而奋斗的时候,他才是进化为企业家。

  投机取巧VS专注恒业

  有一个很流行的词叫商机,商机商机,商业总是与投机联系在一起。追逐财富的天性,决定了商人的投机性。而真正的企业家,莫不是专注于某件事,并持续地去做。

  很多商人一看就是聪明人,脑子转得快。什么赚钱就做什么。并且只要赚钱,挖空心思去钻空子,甚至最后一切规则都可以不顾。曾经有人勾画出中国商人暴富流程图,倒买倒卖,搞股票投资,做房地产,几乎赚大钱的都带点投机,也有点“不干净”。

  问题是,当投机成为一种商业习惯后,便注定了其短命的结局。当年海南岛炒房,刚开始几乎大家都赚疯了,可是,在房地产泡沫到来的时候,多数人都不收手,投机的甜秘太诱人了。而后来之所以有潘石屹的崛起,就在于他对于投机的克制,当他看到海南的人均住房面积已经达到50多平方米而北京同期只有7平方米时,就及时收手,而很多人虽然看到了这点,但是还存在侥幸心理,还想捞一把再走,结果就掉进去了,曾经的巨大财富立即灰飞烟灭,顿成一枕黄粱。不克制投机欲望,就永远无法突破小商人的境界,也无法长久。正所谓其兴也勃,其亡也忽。

  更大的问题是,一些商人钻制度不完善的空子已成为其潜规则,可是,一旦制度开始完善,而他们仍然坚持用非正常的方式参与商业活动的时候,他们便会成为“问题富豪”,牟其中最为拿手的本事在于“倒”,或曰“空手套白狼”。他以轻工产品换飞机,其秘诀就是一个“倒”字。空手道被牟其中确定为公司谋利的典范。但是,他后来在资本市场上,也玩起了“空手道”,结果把自己给玩进去了。周正毅也是如此,当年他在股票市场玩得溜转,发了大财,但是,他忘记了,他发财的地方,是股市很不规范的中国大陆,可是他玩惯了,玩到市场规范的香港去,结果出事了,还拔出萝卜带出泥,把以前在大陆的问题也弄了出来。

  相对于商人来说,企业家的崛起,则需要长期的努力。他们往往是几十年如一日地做某一件事。我们可以考究一下作为中国企业标杆行业的家电行业。

  从1968年创立美的到现在,何享健用了37年的时间,才把美的从一个小小的乡镇企业,变成资产过百亿的企业巨头;从80年代初到现在,倪润峰和无数的长虹人,用了20年的时间,才打造了长虹帝国;而科龙,更是经历了从潘宁到顾雏军五代掌门近20年的奋斗。他们的共同点,就是专注,几乎几十年如一日从事同一事业。山姆沃顿曾经说过,做简单的事情,始终如一,他为一种能给消费者带来简单便利而实惠的商业努力了数十年,才留下了庞大的沃尔码,无论国内还似乎国外,一个真正的企业家,往往意味着长期的投入,乃至牺牲全部的青春。

  一切商业活动,都存在商机,而优秀的企业家,也都是善于抓住商机的人。当年马云的崛起,就是因为看到了中小企业交流商业信息的必要,于是创立了阿里巴巴,而马云之所以是把自己看作企业家而不仅仅是商人,乃是因为他的阿里巴巴一直在专著地做这件事。在而商人,他们对商机的追逐更多地表现为“花心”,今天这个赚钱做这个,明天那个赚钱做那个。永远在寻找机会,却永远不为哪朵花停留。

  在某种意义上说,很难将企业家与商人完全区别,企业家的成色在某种程度取决于超越商人几分,特别是在中国,纵使是一些知名企业,也难以完全避免商人的习性。投机行为时有发生。前几年,赫赫有名的海尔,也在金融业和房地产上投机了一把,结果是大败而归, 去年很多企业看汽车赚钱,要去做汽车,结果也是无疾而终。在这些企业中,就有名望不浅的美的。如此看来,中国企业家要彻底完成对于商人的超越,可谓路漫漫其修远矣。

  混世VS得道

  年轻富豪张海的前世今生,也许能够让认识到商人的混世能力。

  14的时候,张海就成为有特异功能的神童,据说可以把树叶变小,让时光倒流。

  18岁的时候,就能让几十岁的社科院官员拜倒在脚下,令其心甘情愿地帮自己扯起了社科院藏密瑜伽文化研究所的起旗,一下子变为藏密大师,夏日东活佛的亲传弟子,俨然一代宗师。到处讲课传道,其弟子中有不少达官贵人,富商巨贾。

  25岁,成为中国高科的董事长,是当时中国最年轻董事长。

  28岁,收购健力宝,摇身一变俨然成了资本高手和经营大师。

  短短十几年,张海从神童到大师,再到资本大鳄,在几个不同的江湖中,都混得如鱼得水,其混世能力,非凡人能及。也正是这种超级混世能力,使张海到哪里,都可以捞世界,风光无限。

  其实不唯张海,中国的商人,几乎个个都是混世的高手。他们善于跟政府官员拉关系,获得政策上的实惠,或者是干脆弄个身份,把自己的顶子染红; 他们也善于跟客户搞关系,三杯酒下肚,马上就成为朋友,你来我往,很多生意就在酒桌上谈成;在企业内部,他们也是玩人高手,用人时亲如兄弟,整人时翻脸无情,好时大被同眠,恶时弃如茅草。

  中国的商人,严格地说是一些市场政治家,或是江湖豪客,他们对于混世比做市场更在行。

  混世过程中的财富积累,更象香港黑社会中说的捞世界,捞世界也无非几种手段,或权钱交易,多见于不完全竞争行业,如地产等,官员如嫖客,商人如婊子,讨好官员以求利,把公众财富转移到自己腰包;或坑蒙拐骗,以损害他们来达到自己利益,或装神弄鬼,招摇撞骗,如张海的特异功能,还有一些保健品企业等;或酒肉开路,先腐败一把,利用人性的弱点达到自己的目的。如此种种,不一而足。其共同的一点,就是交换的不公平和不等价。

  而企业家,则需要“得道”,这个得道,不是说其个人品德的修为,而说是他遵从现代商业社会的一切准则。在于他们领悟了商业的本质。他们不靠混世做企业,而靠行道来做企业。

  得道的表现之一,就是用规范的商业行为,来代替混江湖。在企业外部,靠双赢和价值共享来获得发展,而不是靠获得非对等的地位或者损害别人的利益。很多企业巨头,都是能够让合作伙伴和竞争对手尊敬的,对竞争对手,他们按规则出牌,对于合伙伙伴,他们追求双赢,我们可以看到,在很好伟大企业的身边,都形成了产业群,一个企业带动了一群企业发展,而不是通过杀人一万,在累累白骨上建立自己的帝国。

  得道的表现之二,也在于对于商业本质的彻悟。混世之存在,原因之一是很多商人并没有认识到,商业的最终利润,都来自于消费者,商业存在的本质是需求。于是,很多混世的商人,以做红顶商人为务,从政府给予优惠的不对等市场地位里要利润,以做江湖混混为务,从经销商那里要利润,就是不从消费者那里要利润。考究格兰仕的成长历程,我们可以看到,当格兰仕发誓要让时一切普通工薪阶层都可用上微波炉的时候,它便成长为一个真正的企业,梁庆德也从一个商人蜕变为企业家,他领悟到企业的利润之源,是存在于消费者之中。所以,一个真正的企业家,往往不把主要精力用来混世,而是扎实做企业。

  得道的表现之三,在于洞悉到企业运作的规律,洞悉到人性的善恶和变化,并致力于建立一个构筑在人性基础上现代企业制度。得道的企业家,往往不是靠个人的力量推动企业前进,而是用制度的力量。在一些伟大的企业,企业家更多依靠系统力量,而非个人英雄主义。或者靠个人权谋与机变。得道的最高表现,是对于人性的深刻洞察和有所超越。浙江有个知名服装企业庄吉,大CEO让出了董事长的位置,换来长久的合作。超越自己的权力欲望,这才是企业家。至于为成就他人而对自我适度抑制的施振荣,就更是伟大的企业家。他们的企业都获得了长久的发展。传统的商人对内部人的权谋术数,什么杀功臣也好,争权也好,打得头破血流,而得道的企业家,能够从人性的角度去解决它,以人性的部分超越,来突破这个死结。

  古井贡集团董事长王效金曾经说过,太聪明的人做不了大企业家,因为聪明过人,所以喜欢用聪明来对抗“大道”,所以,黄金荣,杜月笙等顶级混世高手,终其一生也就只能是个流氓头子,而同时代的毛泽东却因为行天下大道,最后克成大器。

  行大道者,成大器。这是企业家与商人之间最重要的区别。(罗建法)

喜欢 (0)
分享到:
成就高成效,实现管理能力快速提升,12Reads系列管理培训教材全场2折起! 立即购买 PURCHASE NO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