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Rreads资讯
企业管理第一媒体

回首2019,这些企业为何爆雷,或许值得你借鉴!

它们的爆雷原因有很多,有在寒冬中激进扩张,在风口停止时却没有探索出清晰的盈利模式,以及公司内部经营管理不善、战略决策失误等。但能看到多远的过去,就能看见多远的未来。回顾这一年,总结这些爆雷企业背后的成败得失,是为了明年更好地再出发。

头图 | 图虫创意

用旧逻辑做生意,是最危险的事。

文 | Tech星球 秋千

2019年,机会与风险依旧并存。但与过往不同,这个“冬天”似乎格外寒冷。

据IT桔子的新经济“死亡”公司数据库显示,截止12月6日,2019年关闭公司327家。而较2018年倒闭的458家相比,虽然从数量上看少了131家,但是却有更多知名创业公司倒下。

淘集集、熊猫直播等诞生于庞氏时代的独角兽,倒在了二级市场向一级市场传导而来的寒流中。

Tech星球梳理了2019年典型的爆雷企业,发现它们爆雷的原因:有在寒冬中激进扩张,在风口停止时却没有探索出清晰的盈利模式,以及公司内部经营管理不善、战略决策失误等。

能看到多远的过去,就能看见多远的未来。回顾这一年,总结这些爆雷企业背后的成败得失,是为了明年更好地再出发。

止于寒冬中资金流断裂

公司:淘集集

爆雷时间:2019年12月

12月9日凌晨,淘集集发布题为《已尽力未尽责》的公告,创始人兼CEO张正平正式宣布,“由于资金未能如期到账,不得不宣布淘集集本轮重组失败!接下来公司将寻求破产清算或破产重整。”

张正平现已失联,大厦崩塌,对商家的几十亿元欠款无力偿还,等待这些普通人的是希望微弱的讨债之路。生于2018,死于2019,淘集集生命很短暂,但之前的种种迹象已经暗示了这悲惨的结局。

“下沉新贵”淘集集踩着社交电商、下沉市场的风口,是拼多多模式的追随者,早期以低价拉新,连用户的付款、商家的货款,都被拿来“烧钱”,据传平均每月亏损2个亿。

然而持续的烧钱并没有砸出健康的盈利模式。平台上商品劣质、实物不符等问题广受诟病,用户复购低,留存低。再加上近两年大环境遇冷,投资人日趋理性,没拿到融资的淘集集只剩下资金链断裂的绝路。

去年底,淘集集A轮融资4200万美元。今年6月,淘集集又公布了一轮融资规划,投资方名单有DST、KZ等在内的多家知名公司,融资2亿美元,但最后淘集集还是没有等来“救命钱”。

而在社交电商领域,淘集集并非个例,微选、闲来优品、云集等大量社交电商平台死的死,亏的亏,他们看上移动社交带来的流量,却功亏一篑。

公司:熊猫直播

爆雷时间:2019年3月

“熊猫直播流浪计划第一阶段开启,请逐渐断开与母星连接。”3月8日,熊猫TV关闭服务器。

含着金汤匙出生的熊猫TV原本一帆风顺,有“国民公子”王思聪撑腰,A轮融资6.5亿元,B轮融资10亿元。而在这之后的22个月里,直到熊猫TV倒闭前也没有拿到融资。

直播行业在2015年开始进入了恶性循环的烧钱大战。直播盈利大部分来自粉丝打赏,内容同质化严重,高度依赖明星主播,而王思聪入局后,熊猫TV不断花重金从其他平台“挖角”头部优质主播,主播的身价水涨船高,各家平台开始花式砸钱。

千播大战也催热了行业,高估值抬高了融资门槛。斗鱼在2016年和2018年分别获腾讯领投的1亿美元和6.3亿美元,上市后市值超过37亿美元。虎牙在B轮融资中也获得了腾讯的4.6亿美元,上市后估值30亿美元。

而资本寒冬下,熊猫直播与斗鱼、虎牙的发展差距日益明显,很难获得资本的青睐。在熊猫内部,王思聪团队和360团队斗争激烈,管理和运营混乱,被认为存在贪污腐败、主播划水刷量、内容失去价值等问题。

内忧外患下,高管离职,主播欠薪,员工被辞退……融不到资的熊猫TV,只能缓缓奏响悲歌。游戏直播平台也只剩下斗鱼、虎牙两座大山,然而快手游戏直播日活已超过“斗鱼+虎牙”,斗鱼和虎牙恐怕还难以坐享其成。明星企业也必须跑赢风口,在风停之前获得生存能力,哪怕这家企业背后的金主是王思聪。

公司:韦博英语

爆雷时间:2019年10月

10月12日,韦博英语创始人高卫宇承认公司经营失败,资金链断裂。

今年10月,韦博英语在北京、上海、深圳、成都等地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关店潮。资金链断裂导致无法支付员工工资以及场地租金、物业费等,是韦博英语短时间内大规模闭店的直接导火索。

这家成立21年的老牌英语培训机构,自2010年9月成立后,从未有融资纪录,在扩张中缺乏资本的力量,使得其自身高度依赖学费预付款。

学费一般在1万~4万元左右,甚至高达10万元。虽然学费高,但是过快的扩张速度还是使得韦博英语收不抵支。据了解,韦博英语现已在全国60个城市开设了近150多家门店,累计学员数量超过30万人。

快速扩张意味着高投入,一旦资金链断裂,后果不堪设想。而原本韦博英语在支出方面对比同行就没有优势,举个例子,韦博英语北京国贸店租金每日15元/平方米,一年房租近200万元,而在其竞争对手在附近的写字楼,租金约为每日5元/平方米。

另外,由于韦博英语会诱导资金紧缺的学员,从金融机构分期贷款来缴纳学费,而且订单比例高达50%-70%。机构爆雷后,大量学员面临着无法上课还要还钱的局面,涉及退费金额上亿元。

公开资料显示,2019年,一共22家教育行业的公司倒下了,既有韦博英语等线下教育机构跑路,也有疯狂老师等在线教育明星项目停运,教育行业的冬天,似乎格外寒冷。

止于风口

公司:吉及鲜

爆雷时间:2019年12月

12月,生鲜电商吉及鲜CEO宣布公司融资失败,规模盈利不达预期,公司要大规模裁员、关仓,这家成立时间一年多的后起之秀呈现颓势。

吉及鲜危机背后的原因,是生鲜行业还未探索出清晰的盈利模式。生鲜业务中毛利低、损耗高,企业只能通过快速扩大规模,大幅降低成本,才有可能实现盈利。但生鲜行业的非标准化、本地化特征非常明显,这意味着规模化很困难,资金起不了绝对作用。

而且花钱补贴虽然换来了高频次购买率,但大部分购买行为是薅羊毛,用户留存不佳,价格一上去,就都跑了。想规模化又难以规模化,生鲜电商们只能一边烧钱,一边探索。这导致企业对资本依赖极高,一旦融资没跟上,自身难保。

近一年,生鲜电商领域遇冷,频频爆雷。妙生活已“低调”关停所有门店,呆萝卜6月完成6.34亿元A轮投资,11月便陷入关店和资金链断裂危机。这也让资本寒冬中的资方更加谨慎。

公司:途歌

爆雷时间:2019年9月

9月26日,共享汽车平台途歌的官网被曝无法打开,早些时候,创始人王立峰曾遭用户围堵8小时,最终到派出所寻求避难。途歌最终成了悲歌,多地办公处人去楼空,服务热线打不通,用户押金退不出,合作商被拖欠款项,员工也遭到欠薪。

途歌自2015年成立以来,累计6轮融资额超5亿元。作为曾经的共享汽车头部公司,途歌运营车辆相对高端,还派了专门的运维团队处理车辆停放,这导致公司前期投入和运营成本相对较高。此外,途歌通过汽车租赁公司获取车源,当资金链出现困难,无法为合作方提供货款时,汽车资源逐渐被回收,这也加速了用户的流失,最终爆发出大量退押金的危机。

两年前,“共享经济”成为风口,途歌等企业搭上共享的便车,得到资本巨头青睐。而如今,风口正迅速消失。共享汽车的模式很“重”,成本高,也缺乏成熟的运作机制,收入模式十分单一,几乎只能通过租金来实现营收,大多数运营商很难找到盈亏平衡点。

深陷困境的不止途歌。今年以来,盼达用车、立刻出行等都被曝出押金难退和无车可用的问题。这一系列事件不仅暗示着共享汽车领域风口已逝,也暴露了共享经济中企业挪用押金的潜规则,普通用户成为了最直接的受害者。

公司:小黄狗

爆雷时间:2019年5月

今年2月以来,在北京、上海、青岛、无锡等多地的小黄狗垃圾分类机器开始出现停止使用的情况,5月,小黄狗破产重组告知函在网络上流传。

成立于2017年,小黄狗通过对垃圾低价回收、高价卖出来赚取利润。小黄狗A轮融资10.5亿元,4个月后获得1.5亿元战略投资,还打算在未来三年计划投资近400亿,在全国铺设近100万台机器。

小黄狗倒在垃圾分类的风口中,与其他垃圾分类相关公司类似,公司自建运输体系、分拣中心,成本很高,加上人力和运输成本,毛利甚至低于街上“收破烂的”。单一的盈利模式也很难发挥出价格极低的“垃圾”们的商业价值。另外,团贷网倒闭事件直接导致了小黄狗资金被冻结、多地停运。

垃圾创业风口很火热,近一年成立的相关公司就有近3000家。另一方面,由于商业模式不清晰,亏损成为了行业常态。“易代扔”创始人坦言:“我们已经亏了四五百万。”而“ 爱分类 ” 一直依靠政府补贴,用户量达到现在的2-3倍后,才能实现盈亏平衡。

垃圾回收产业是个慢功夫,本身带有社会服务性质,短时间内无法看到高额利润,创业企业要承受更大的融资压力,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。但风口上的企业往往很重视发展规模,还没有“练内功”学会盈利。因此在寒冬中,往往更容易“爆雷”。

止于经营管理不善

公司:暴风影音

爆雷时间:2019年5月

7月,冯鑫涉嫌经济犯罪被控制后,暴风集团坏消息不断,先是财报显示资产为负,随后高管全部离职,公司面临退市的风险。在冯鑫的带领下,从400亿“小乐视”到如今的千疮百孔,暴风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。

2015年,暴风集团登陆创业板,在40天里拉出36个涨停板,市值突破408亿元。然而暴风集团的上市神话,更多是炒作出的。作为PC时代的产物,暴风平台缺乏优质内容,移动时代也没有探索出“门票”,无法支撑暴风的高市值。

为此,冯鑫推出了一系列发展策略想抓住互联网发展的风口。但无论是将VR、体育、电视纳入公司业务的“全球DT大娱乐”战略,还是“all in TV”,都没挽回暴风的颓势。而在暴风魔镜、暴风TV等业务上巨额烧钱投入,让暴风面临着越拉越大的债务风险。

终于,MPS事件成了引爆暴风集团危机的导火索。2016年,暴风集团曾与光大资本共同收购英国体育版权公司MPS,一年后,MPS创始人陆续离职,最终破产清算,这导致光大证券2018年报计提损失15亿元。随后,光大证券将冯鑫告上法庭。

冯鑫因犯行贿罪、职务侵占罪被批准逮捕后,岌岌可危的暴风集团彻底陷入绝境,市值蒸发九成。由于一系列发展决策的失误,PC时代的影音之王没有赶上移动互联网的浪潮,最终没落。

公司:爱屋吉屋

爆雷时间:2019年1月

2019年1月,爱屋吉屋被曝官网、APP停止运营。这个曾经成立一年半就拿到6轮融资,估值60亿人民币的现象级二手房交易平台,短暂高光后一蹶不振。错误的战略决策是爱屋吉屋最终走向死亡的重要原因。

爱屋吉屋以高额补贴抢占市场份额的策略失效了。在资本的刺激下,爱屋吉屋把成交总额迅速做到了400亿元。可惜“补贴”打法很难在交易低频、非标特性的房地产交易市场产生实质的规模效应。2016年,没钱烧的爱屋吉屋在大本营上海的市场份额,从巅峰时期的28%迅速下滑到1.5%。

再者,爱屋吉屋认为开线下门店的成本高,想通过线上平台完成所有对接,佣金环节只收一个点,用低价获得客户青睐。但爱屋吉屋忽视了房源才是交易的核心,只有线下店才能最快时间抓住周边的房源。而且,爱屋吉屋的线上模式还有遭遇“飞单”的风险,很多房屋经纪人和房东私下串通,背地里交易。

当爱屋吉屋意识到自身的局限性后,从2016年开启了疯狂的开店模式,但是为时已晚,房源几乎都被传统线下店抢光了,爱屋吉屋最终陷入到先开店后关店的尴尬窘境。

2019年,苟延残喘的爱屋吉屋彻底倒闭了。当初爱屋吉屋和链家拿到的融资差不多,只是前者全部用在了补贴大战上,而链家全部用在了收购门店上,这几乎决定了他们的生与死。

尽管2018年末,美团创始人王兴就曾警告:2019年可能会是过去十年里最差的一年,但却是未来十年里最好的一年。但很多企业还是忽略掉了寒冬的严酷性。

CVSource数据也显示这个寒冬非比寻常:2019年三季度,互联网行业投融资市场活跃度同比下降,融资案例数量153起,同比下降63.04%;融资规模38.43亿美元,同比下降32.45%。

过去无论是资本市场的热钱涌动,还是To BAT创业造成的泡沫,无疑让很多企业忽略了打造发展根基的重要性,盲目扩张规模造成的后果,就是企业抵御风险能力差。

关于创业企业抵御风险能力的强弱,新加坡创投媒体ThinkMaverick曾以两种形态划分:一种是毛竹型,另一种是阿斯彭白杨型。

毛竹前4年一直在地下暗暗生根,毫无生长迹象,但根系在土壤里延伸了数百平米。第5年开始,每天以30cm的速度疯狂地生长,直至20米。

阿斯彭白杨成长速度极快,两个月就能长到20米,但是根基不稳,前一年用于疯狂长个,之后几年群聚而生缓慢扎根,运用群体的力量保证根蔓的稳定性。

如果市场环境一直好,那么企业采用白杨模式,无疑可以获得最快的发展速度。很多行业的头部玩家,也确实采用此种模式发展,剑走偏锋。典型如拼多多、瑞幸咖啡等,他们以大规模投入换取爆发式增长速度,抢先上市进入安全区。

但市场环境不会一直向好,企业也不会总能获得上岸机会。在寒冬来临之际,很多企业仍旧采取白杨模式发展,但是根基不稳会导致自身抵御风险能力差,一轮融资不到位或者一个错误决策,就能让公司陷入危险境地。

寒冬中方能体现“毛竹模式”的益处,根基牢固能抵御更大的风险,触角四通八达能为企业输送足够的养分,最终企业经历风雨见彩虹。曾在O2O时代采用毛竹模式发展,在本地生活服务领域后发超越的美团,应该是深有体会。

市场行情时好时坏都是常情,危险的是寒冬中兵行险棋,博取幸运儿的小概率机遇。正如管理大师德鲁克曾说:动荡时代最大的危险不是动荡本身,而是仍然用过去的逻辑做事。

喜欢 (1)
分享到:

评论 抢沙发

登录后发表你的伟大言论!

立即登录  

成就高成效,实现管理能力快速提升,12Reads系列管理培训教材全场2折起! 立即购买 PURCHASE NOW